中国人民保险集团(01339.HK)

踩雷方正债券!人保资产旗下基金进入清算,深陷“多事之秋”能否走出泥泞?

时间:20-06-01 22:06    来源:界面新闻

记者|张晓云

停牌3月后,踩雷方正债券的人保资产旗下基金正式进入清算。

6月1日,人保资产发布公告称,旗下基金——人保添益6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下称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终止《基金合同》并依法履行基金财产清算程序。由于重仓踩雷方正债券,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在单日大跌10%之后,未能进入下一个封闭运作期,并于今年3月6日暂停运作。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纯债基金在今年一季度中业绩为全行业倒数第一。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C、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A净值回报率分别为-10.73%和-10.66%,较业绩基准指数大幅落后11.01%和10.94%,在1996只同类基金产品(A/C分列)中位居倒数第一。

垫底的主因正是在于重仓踩雷了方正债券。据人保添益6 个月定开披露的2019年年报,报告期末该基金持有19方正SCP002 债券700000张,由于该债券的本金发生延期兑付,基金管理人对该债券进行估值调整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其账面价值为3756.9万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基金在报告期内按规定对基金持有的19方正SCP002计提了减值准备。

受此牵连,今年3月6日,成立刚7个月的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不得已按下了“暂停键”。对于暂停下一封闭期运作的原因,公告称,截至基金开放期(2月7日至3月5日)最后一日日终,基金资产净值加上该基金开放期最后一日交易申请确认的申购确认金额,扣除赎回确认金额后的余额,已低于5000万元且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则基金管理人可决定继续进入下一封闭期或暂停下一封闭期运作。

但实际上,截至2019年末,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A/C类份额合计规模还曾高达13.51亿份,持有人户数为3025户,这一数据远远超出暂停下一封闭运作的要求。

为何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没能进入下一封闭期?正是受“踩雷方正”事件影响引发持有人巨额赎回。今年2月25日,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债大跌超10%。一只纯债基金跌幅如此之大引发市场热议,但人保资产却未做任何说明。

从时间点来看,这和当时方正集团被法院受理重整吻合。方正集团的19 方正 SCP002的实际兑付日为2020年2月21日。

此外,从产品角度来看,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的第一个封闭期为2019年8月7日至 2020年2月6日。当时正好处于打开申赎期间,便遭遇投资者疯狂赎回。由于规模短时间大量缩水,问题债券对基金的影响被动放大,导致净值大幅波动。

在3月6日的公告中,人保资产对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全部基金份额自动赎回,并暂停运作。3月12日,人保资产发布旗下产品人事变更公告,离任基金经理为魏瑄。其于2010年6月加入人保资产,2017年开始正式任职基金经理。此次离任涉及产品包括人保安惠三个月定开债、人保双利优选混合、人保添利9个月定开、人保货币,离任原因为工作调整。其原本管理的人保鑫泽纯债、人保鑫享短债、人保利璟纯债等多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亦被更换。而魏瑄也是当时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的基金经理。

但并非人保添益6个月定开一只基金不幸“踩雷”,人保资产旗下多支基金集体中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今年4月底召开的方正集团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共确认了1127亿债权,其中人保资产有8只基金中招,其中包括人保纯债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基金、人保福睿18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基金、人保福泽纯债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基金、人保双利优选混合型基金、人保鑫利回报债券基金、人保鑫盛纯债债券基金等,合计债权规模超过9000万。

按照定期报告披露的数据,去年三季报人保资产旗下人保鑫裕增强、人保福睿18个月定开、人保鑫盛纯债三只基金均持有方正集团旗下债券,但最新披露的2019年年报数据来看,人保鑫裕增强、人保福睿18个月定开、人保鑫盛纯债三只基金的重仓债券名单中已经没有方正集团相关债券。

公开资料显示,人保资产成立于2003年7月,是经国务院同意、原中国保监会批准的我国境内第一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在人保集团内,其主要管理集团自有资金、第三方业务,并开展公募基金业务。

踩雷方正旗下债券后,人保资产的规模急剧下滑。

Wind统计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人保资产规模为148.4亿元,相较于去年末的223.7亿元大幅缩水了75.3亿元。而去年末的规模相较于2019年三季度的305.03亿元亦下滑了81.3亿元。其行业排名也从2019年三季末的63/137,快速倒退至今年一季度末的89/140。

外界普遍分析认为,人保资产旗下债基集体“踩雷”方正债或是原总裁王颢调离的导火索。

早在今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中国人保集团内部对高层进行了人事调整。其中,人保资产原党委书记、总裁王颢调任人保资本,担任党委书记,拟任总裁;曾北川则从人保资本总裁职务上调至人保资产,担任党委书记,拟任总裁。不过,截至目前,人保资产对上述消息并没有进行公告确认。

据截至2020年3月25日人保资产披露的2019年年报显示,曾北川的高管资格仍在办理过程中。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在人保资产官网—公开信息披露—基本信息治理概要一栏中,对曾北川的介绍为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拟任)、总裁(拟任)。该概要更新日期为2020年4月26日。

该概要显示,曾北川曾在建设部中国村镇建设发展总公司、中国建设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任职,曾任华夏银行北京管理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总行营业部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分行行长待遇)、稽核部总经理,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场拓展部总经理,人保金控筹备组成员,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上海新华闻投资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总裁,中泰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人保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广西柳州市委常委、副市长(挂职),人保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总裁等职。

踩雷方正、业绩倒数、资产缩水,如何带领“多事之秋”的人保资产走出泥泞,曾北川肩上的担子看起来并不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