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保险集团(01339.HK)

人保财险和玖富开撕!引发双方打官司的技术服务费是啥?

时间:20-06-16 19:27    来源:和讯

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16日电 (魏薇)“财险一哥”人保财险今年有点闹心。刚辟谣了“关停助贷险部门”的传言,又迎来和昔日的合作伙伴玖富数科对簿公堂。近日,人保财险和玖富分别发布了公告,因23亿元技术服务费纠纷,两公司分别提起诉讼。目前,该两项诉讼仍处于初步阶段。

此前,中国人民保险集团(01339)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人保集团”)公布的保险收入公告显示,2020年1-5月,人保财险的信用保证险原保险保费收入为37.23亿元,同比大幅下滑54.6%。曾经风声水起的信用保证险,如今正在面临大幅收缩。

人保财险和玖富互相起诉

6月15日,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人保财险”)发布公告表示,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和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玖富数科”)、北京玖富联银科技有限公司开展保险业务合作,双方就技术服务费存在争议。

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已于2020年5月19日向玖富数科提起诉讼,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5月21日予以受理,有关涉案金额约为23亿元人民币,约为人保财险净资产的1.3%。

人保财险表示,已为该事项在财务报表中合理提取了相关拨备。人保财险认为,有关诉讼不会对其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6月12日,玖富已抢先一步发布了公告。公告中称,其子公司玖富数科近日在北京一家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针对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的法律诉讼,玖富数科称,因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未履行经修订的合作协议,支付直投项目下应支付的技术服务费。

对此,玖富数科要求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偿约23亿元人民币,以弥补未支付的技术服务费和相关滞纳金损失。

玖富公告显示,在玖富数科发起诉讼后,人保财险向广州一家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主张第二次修订的合作协议无效,并要求玖富数科返还合作协议项下已支付的部分服务费和利息,并声称没有义务支付未付服务费。

玖富在公告中表示,这两项诉讼仍处于初步阶段,目前无法确定两项诉讼的结果。如果公司在任何一项诉讼中不能全部或部分胜诉,或未能与人保财险达成有利的和解,公司的经营成果、财务状况、流动性和前景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技术服务费是啥?

在玖富数科和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的纠纷中,争议的焦点就在于技术服务费。

“这里的技术服务费,应该就是通过保险走的资金利息成本,人保财险就是个资金通道。”爱问保险CEO庞博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

庞博介绍道,许多用户借款需要在正常利息标准外,向贷款平台支付超额利息和管理费,实际是包装在保险里,通过购买保险返还技术服务费的形式,实现资金上的合规。

他举例道,借款人在网贷平台购买一份保险,约90%的费用通过技术服务费的形式又流入网贷平台,保险公司只能获得保费的10%。“通常情况下,这类业务需要约定总赔付金额,在未达到约定的赔付金额时,才会支付技术服务费。”

庞博表示,只有在无赔付或者赔付极低的情况下,保险公司才能实现费用加赔款与保费的平衡。一旦发生履约赔付风险,保险公司支付的赔款就已不足以弥补保费,给平台返还的技术服务费就更无从谈起了。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近年来,围绕借款人、保险公司和网贷平台之间的纠纷和投诉量出现上升趋势。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上,有不少借款人投诉保险公司和网贷平台搭售信用保证保险。

在信用保证保险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风险也逐渐暴露,随着部分网贷平台的违约,多家财险公司综合赔付率大涨,甚至出现亏损。

“技术服务费其实相当于在正常的本息之外提供一种资金的变相处理方式,从大环境上看监管并不鼓励,监管的态度还是‘严监管’。从保险公司来看,信保业务还需要进一步提高风控能力,这次事件也反映出人保的风控没有做好,所以导致保险公司既支付了赔偿,又面临技术服务费纠纷的局面。”庞博表示。

此外,他强调,如果发生保险责任的赔付,人保财险必须履行,但技术服务费并非保险责任,是否会赔技术服务费,最终还要看双方的业务合作合同是如何约定的。

人保财险前五月信用保证险规模大幅收缩

事实上,去年人保财险在信用保证险业务上就“栽了跟头”。中国人保(601319,股吧)2019年年报显示,人保财险的信用保证险保险业务收入达227.67亿元,同比增长96.7%,但2019年度该公司信用保证险赔款支出高达70.72亿元,并且出现了28.84亿元的承保亏损。此外,该险种的综合成本率达121.7%,也成为人保财险承保成本最高的险种。

此前,人保财险副总裁沈东在业绩发布会上介绍,公司信用保证险包括融资类信用保证险、非融资类信用保证险。其中,融资类信用保证险,特别是线上消费金融领域的业务增长较快,赔付率较高,是信用保证险赔付率高企的主要原因。

上个月,市场还传出人保财险将“关停助贷险部门”。彼时,人保财险回应中新经纬客户端称,没有关闭助贷险部门,更没有关停此类业务。他进一步表示,作为一家商业机构,该公司根据市场变化和自身经营情况对内部业务进行一定调整完全正常。

不过,从数据来看,今年人保财险的信用保证险规模在大幅压降。近日,中国人保公布了前五个月的保费收入显示,截止2020年5月31日,人保财险中信用保证险业务收入为37.23亿元,同比下降了54.6%。

融资性信保业务也受到了监管的重点关注。2020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其中重点聚焦高风险的融资性信保业务的监管,提高对融资性信保业务在经营资质、承保限额、基础建设等方面的监管要求。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近期,银保监会财险部近日向各财险公司下发《监管提示函》,再度强调融资性信保业务风险,要求各财险公司严格执行新规,谨慎开展新増业务。

《监管提示函》指出,一些经营融资性信保业务的财险公司独立风控能力不强,却心存侥幸开展业务,对借款人的风险审核管控主要依赖合作助贷机构,以协议方式将核心风控环节委托助贷机构,并要求其提供相关反制措施或兜底承诺。

银保监会要求各财险公司,应当抓紧完善各项基础管理制度,提升抵御风险能力,稳步压缩存量业务风险敞口,逐步降低未了责任余额,并按照准备金监管要求,足额提取相关准备金。要进一步提高对融资性信保业务风险和自身风险管控能力的认识,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审慎开展新增融资性信保业务,维护市场稳定。(中新经纬APP)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