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保险集团(01339.HK)

因23亿元服务费互讼,是什么击翻了人保财险和玖富“友谊的小船”

时间:20-06-17 23:07    来源:和讯

23亿元服务费,对于两家公司意味着什么?仅就账面上,玖富在公告中表示,其经营成果、财务状况、流动性和前景因此“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人保财险2019年年报则显示,其信保险承保亏损28.84亿元,对其整体净利润造成重创

文 |《财经》(博客,微博)记者 俞燕 张颖馨 编辑 | 袁满

昔日的合作伙伴,如今却相互起诉,闹上法庭,这是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人保财险”,2328.HK)与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玖富”, NASDAQ:JFU)目前正在面对的局面。

6月15日,人保财险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旗下广东省分公司与玖富和北京玖富联银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玖富联银”)开展保险业务合作。双方因23亿元(人民币,下同)技术服务费存在争议,5月19日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广州中院”)起诉玖富,广州中院于5月21日受理该案。

在该公告发布的三天前(6月12日),玖富亦发布公告称,已就双方发生的纠纷,向北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不过,虽然人保财险与玖富皆声称已起诉对方,但人保财险声称,截至其公告日,尚未收到玖富起诉该公司的法律文书。

据了解,由于双方分别在广州中院与北京中院起诉,可能涉及管辖权的归属问题。一位法律界人士指出,如果人保财险与玖富之间存在管辖权异议,则该诉讼案何时正式开庭尚不可知。

根据玖富的公告信息,双方此次产生纠纷,源于双方合作的履约保证保险业务的服务费事项。

2018年3月,人保财险与玖富就履约保证保险展开合作,时隔仅一年便提前终止合作。2019年人保财险的信用保证保险(下称“信保险”)承保亏损高达28.84亿元。随后市场便传出人保财险的信保险巨亏,是因与某家头部互金平台合作“栽了跟头”所致。

彼时曾有保险业和互金界人士指出,这家平台公司便是玖富。玖富未予明确回应。

23亿元服务费,对于两家公司意味着什么?仅就账面上,玖富在公告中表示,其经营成果、财务状况、流动性和前景因此“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人保财险2019年年报则显示,其信保险承保亏损28.84亿元,对其整体净利润造成重创

如今双方将对簿公堂,两家各自领域里的巨头,谁会赢得这场官司?

从合作到决裂

从合作伙伴到互为被告,人保财险与玖富的“友谊”仅维持了两年。

2017年7月,原保监会发布《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对信保险作出规范,禁止保险公司与不符合互联网金融相关规定的网贷平台开展信保业务。其后,保险公司与互金平台之间的合作有所收缩。

2018年3月,人保财险与在线消费金融平台玖富展开合作,为其提供履约保证保险服务。双方的合作,彼时被市场认为是保险公司与网贷平台合作的一个典型案例。

玖富招股说明书显示,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快速发展“直贷项目”(direct lending program)。与人保财险等保险公司合作,为其机构融资合作伙伴提供信用保险,可增强平台的可信度和进一步扩大投资者的基础。

公开信息显示,具体涉及的合作方是人保财险广东分公司与玖富旗下的玖富普惠,双方就履约保证保险展开合作。

履约保证保险属于信保险的一类业务,如果借款逾期,将由保险公司根据合同约定,就借款人应偿还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向出借人进行赔付。

2018年正是人保财险在信保险领域的发力之年。其官网信息显示,其与互金平台的信保险合作多在2018年布局,且多为大型平台。其2018年信保险保费收入115.75亿元,承保利润1.85亿元。

在与玖富等互金平台终止合作之前的2019年三季度,人保财险的信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高达128.2%,而同期其车险增速仅为2%。

彼时,业界已对人保财险高歌猛进的信保险业务提出质疑。在2019年11月举办的投资者开放日上,中国人保(601319,股吧)高层还表示,信保险风险敞口可控,“信保险基本上可以放心。”

当时中国人保高层还曾提及玖富,表示来自玖富平台的信保险保费收入为9亿元,赔付了3亿元,表示“目前风险敞口可控”。

不过,就在当月,人保财险终止了承保玖富普惠平台的新增履约保证保险业务。次月,又暂停承保玖富平台上的机构资金个人贷款保证保险新增业务。根据协议,双方的合作于2021年才到期。

23亿元服务费疑云

6月12日,玖富发布公告称,就与人保财险广东分公司发生的合同纠纷,向北京中院提起诉讼。

玖富称,2019年根据玖富的直贷计划,玖富向人保财险提供技术服务,人保财险则向玖富支付技术服务费。而人保财险支付了部分服务费后,未在合作协议规定的期限内支付剩余的费用。关于该部分费用,玖富作为应收账款计提了全额减值,将对其2019年经营成果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据此,玖富向北京中院提起法律诉讼,要求人保财险偿还约23亿元,以弥补未偿还的服务费及相应的滞纳金损失。

三天后,人保财险亦发布公告称,其广东分公司已于5月19日在广州中院向玖富提起诉讼,广州中院在5月21日已予受理。

人保财险称,其已为该事项在财报中合理提取了相关拨备,有关诉讼不会对其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人保财险的公告,23亿元涉案金额,约为人保财险净资产的1.3%。

目前尚不知人保财险与玖富合作的业务规模的情况。双方终止新增履约保证保险业务合作的当月(2019年11月),中国人保高层曾提及玖富,表示来自玖富平台的信保险保费收入为9亿元,赔付了3亿元。

玖富普惠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由机构融资合作伙伴提供的贷款占其贷款总额的比例为58%。玖富普惠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末,该平台借贷余额为336.4亿元。

对于23亿服务费对应的信保险业务规模是多少,人保财险对《财经》记者未予回应。

一位财险公司人士表示,借款人在助贷平台办理贷款时,助贷机构或贷款机构通常会收的息费包括贷款利息、服务费、保费和担保费等项目。

据介绍,那些通过收取保费或服务费的方式让渡利息的做法,把民间借贷的年利率控制在36%的红线之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民间借贷年利率如超过该红线,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另一位保险公司人士则表示,对于保险公司与助贷机构合作的信保险业务,一方扮演通道的角色赚点保费,一方想用正牌金融机构为其站台背书。通常行业潜规则是由助贷机构承担实质风险。

据了解,双方会约定一个预估的赔付率。上述人士指出,一般来说,保险公司办理信保险业务时,其收取的保费规模不可能大于其返还给助贷平台的服务费的规模。

对于双方是按何种方式合作,是否以收取的部分保费形式约定返给玖富一定的服务费,人保财险和玖富对此皆未予回应。

异地互讼,谁为赢者

因为业务纠纷,保险公司与助贷机构各以对方作为被告人互讼,闹上公堂,成为近来本已处在风口浪尖的信保险的又一新景象。

据了解,人保财险向广州中院对玖富及旗下的北京玖富联银科技有限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其返还合作协议下已支付的部分技术服务费和利息,并表示人保财险没有义务支付未支付的技术服务费。

人保财险在公告表示,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在与玖富开展业务合作的过程中,也始终依据双方签署的技术服务合同认真履行约定的义务和责任。对于合同执行中出现的争议,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一直本着平等协商的原则与玖富积极沟通协调,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为了维护公司的正当权益,才提起法律诉讼。

“我们认为这不符合法律规定和双方协议。”玖富对《财经》记者表示,对于人保财险提起的法律诉讼,公司将积极维权、向人保财险索赔。

对于为何双方互讼,谁是谁非,玖富对《财经》记者表示,在国内的诉讼活动中,双方互相起诉的情况非常常见。在这个过程中,玖富要主张权利,对方也有其意见和观点,因而双方互相提起诉讼是正常的。

一位熟悉金融案件的资深金融业人士表示,从双方的情况来看,人保财险要求玖富返还服务费,有可能是一种反诉策略。与其被动当被告,不如也来当原告,争取主动权。

根据人保财险与玖富各自的公告,其分别在广州和北京提出了诉状。人保财险的起诉地在广州,而玖富的起诉地在北京。

人保财险则声称,截至其公告日,至今未接到法院传票,也未在法院公开渠道查询到玖富起诉该公司的信息。

对此,玖富表示,从提起诉讼到对方收到传票,中间会有一个过程,因而人保财险可能会出现未收到法院传票的情况。

双方在两地相互提起诉讼,由此便产生了一个问题:该案件是否涉及管辖权归属的问题?

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则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也可双方约定。如果当事人针对一审裁定提出管辖权异议,则需要在答辩期第15日提起管辖权异议。

上述金融业人士表示,一般来说,如在同一家法院起诉,同一案件有可能会合并审理,这样便达不到反诉的目的。此外,一般选择在何处作为起诉地,可能也与当地法律人脉的熟悉程度有关。

目前尚不知人保财险和玖富最终将在何地走进法庭,是否最终会以和解方式握手言和。

人保财险对《财经》记者表示,人保财险将采取积极措施,依法维护公司合法权益。但目前其对玖富的诉讼尚处初始阶段,最终以法院判决结果为准。

玖富亦表示,两项诉讼尚处于初步阶段,目前无法确定两项诉讼的结果。

不过,玖富同时在公告中表示,如果其在任何一项诉讼中不能全部或部分胜诉,或未能与人保财险达成有利的和解,其经营成果、财务状况、流动性和前景“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截至目前,玖富仍未披露2019年报,其2019年三季报显示,该季度其调整后的净利润为人民币2.450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32.4%。

人保财险2019年年报则显示,其信保险承保亏损28.84亿元,对其整体净利润造成重创。而信保险赔付率高达78.1%,同比上升17.9个百分点。今年以来,人保财险进一步收缩了信保险业务,2020年前5月保费收入情况显示,其信保业务收入同比已下降54.6%,成为其各险种下降幅度最大的险种。

近日银保监会财险部向各财险公司下发《监管提示函》指出,今年前四个月,一些独立风控能力不强的财险公司的融资性信保业务大幅增长,个别公司增幅甚至超过200%。要求各险企进一步提高对融资性信保业务风险和自身风险管控能力的认识,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审慎开展新增融资性信保业务,维护市场稳定。

5月,银保监会发布《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提高了融资性信保业务的准入门槛和风险敞口管理的要求。

“信保险业务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保险业绩效文化下的产物,现在到了需要好好反思的时候。”一位保险业人士表示。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