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保险集团(01339.HK)

转型深处人保集团换帅,保险巨头面临的变革挑战

时间:20-07-22 08:00    来源:和讯

机构重组,人事更迭,新董事长到任后,是否又将带来另一轮人事变革呢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淇子

7月20日晚,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重磅官宣,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消息一出迅速登上热搜。其中,中国人寿、中国人保(601319,股吧)、中国太保和新华保险因直接参股蚂蚁集团,成为其上市概念股代表。

其中作为A股上市的第5只保险股,中国人保上市时间还不到两年。近期,中国人保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缪建民的辞呈。缪建民因工作调动,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该辞任自2020年7月15日起生效。

回顾缪建民掌舵人保的两年半时间,不仅推动人保开启了“3411工程”改革,还在2018年11月带领人保顺利“回A”,成为国内第五家“A+H”两地上市的保险公司。同时,也在任期内巩固了人保在财险业务的领先地位。

但《每日财报》也注意到,受疫情影响,人保极为倚重的财险今年前5个月保费遭遇负增长;科技板块因起步较晚,与竞争对手相比,也未成气候。转型行至深处,难题仍待破解,“3411工程”又将行至何方呢?

转型现难题,“3411工程”行至何方

作为共和国保险业“长子”,中国人保曾是国内最大的保险公司,旗下拥有10多家专业子公司,业务领域涵盖财产保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资产管理、保险经纪以及信托、基金等。

然而,长期以来,其财险板块一枝独大,贡献集团九成以上的利润,其余板块则十分羸弱。

对于人保的困局,缪建民曾直言,人保的优势是品牌、机构网点,劣势是科技赋能、市场化机制,并开出药方缪建民掌舵期间首次公开发布“3411工程”。

其中“3”指财、寿、健康险三家子公司转型,“4”指创新驱动发展、数字化、一体化、国际化四大战略,两个“1”分别指打好一场中心城市攻坚战和守住一条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该工程以推进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人保健康险转型改革为核心。人保集团创新改革期限为“5+3”,即用五年跻身国内创新型金融保险集团前列,用三年跻身国际创新型金融保险前列,但现在还未走完第一个5年。

缪建民还曾明确表示,中国人保将用3-5年或更长时间,聚焦“风险管理+财富管理”,构建“保险+科技+服务”的新商业模式,打造具有卓越价值创造能力的保险金融集团。

在这一套方针的带领下,经过两年时间,中国人保各板块转型效果初显。2019年年报显示,人保财险虽仍是人保利润的绝对主力,但利润贡献率已下降至79%。人保财险实现净利润249亿元,同比增长53%;实现规模保费4317亿元,同比增长11%。

与此同时,缪建民对人保寿险的改革成效有所显现。2019年,人保寿险实现净利润31.7亿元,同比增长356%;营销员人力同比增加59%,达到39万人,初具中型险企规模。

人保还提出了创新驱动战略和数字化战略,全力推动大数据平台优化,一体化客户体验等22个项目建设。而新上线的人保云也成为行业首家核心系统全面分布式改造与上云的项目。

不过《每日财报》也注意到有关媒体的报道,譬如2019年北京商报对该工程进行跟踪观察时就发现,“3411”工程进行并不顺利,缪建民强调该项目重点是“有机统一”,从而优化行业模式实现价值提升,但各大子公司自顾自招兵买马,扩大业务,并未彼此很好协调配合。

又譬如财险仍旧是“一枝独秀”,贡献了人保集团的主要业务收入及利润,“3411工程”仍需要继续推进。

3年变动30人,部门架构大调整

与人保集团转型同时进行的是高层大换血,及部门架构剧烈调整。

据《每日财报》不完全统计,自缪建民“空降”人保以来,三年的时间里人保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经银保监会核准的人事变动达30余人,几乎每个月都有人事变动。

2017年1月,原总裁王银成被带走审查后,原中国人寿集团总裁缪建民接任人保集团总裁,同年12月8日,中组部又宣布其接替吴焰出任集团党委书记,并提名董事长。如今执掌人保不过两年半的时间,缪建民却又要离开。

值得注意的是,仅人保集团总裁一职便历经三次更迭。先是2017年1月,原总裁王银成被带走审查,缪建民“空降”人保集团任职总裁;随后同年12月,中组部又宣布其接替吴焰出任集团党委书记,并提名董事长。

再之后2018年6月,中央汇金总经理白涛出任人保集团总裁,但不过一年半后,他便调任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而最新的就是王廷科到任。

今年年初,人保集团原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唐志刚也调至中国信保担任监事长;今年3月,人保集团非执行董事及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华日新也因年龄原因辞任相关职务。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去年,人保集团人事变动更为频繁。2019年2月,人保集团党委委员、副总裁谢一群获委任为人保财险党委书记,后续出任总裁,原人保财险总裁林智勇任人保集团业务总监。

2019年上半年,人保健康监事长董清秀出任人保投控党委书记、总裁,接替此前因受贿被查的刘虹。

2019年5月,人保集团原副总裁盛和泰调任国寿集团副总裁。2019年8月,中国人寿原副总裁肖建友调任人保集团副总裁。2019年9月,人保健康原总裁宋福兴到龄退休,原人保财险执行董事、副总裁华山接替宋福兴出任人保健康新任总裁。

2019年10月,人保集团原监事长林帆到龄退休,原中国进出口银行原副行长黄良波接任。2019年11月,中国太平财险总裁于泽调任人保集团副总裁。

此月,人保资产原党委书记、总裁王颢转任人保资本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总裁。同时,人保资本原党委书记、总裁曾北川则转而掌管人保资产。

在高频主帅更迭背后是部门架构的大幅调整,人保集团由此前22个部门设置调整为“18个部门+1个直属机构”架构。其中,新增“党建工作部/党委宣传部/机关党委”部门,其余部门进行整合调整。

随着集团机构改革和“三定”完成的同时,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人保健康三大子公司也纷纷完成了高管大换血,或将部门进行合并、撤销,或组建新的部门。

人保集团这一波大范围的人事调整刚落下帷幕,新董事长又将到来,是否又将带来另一轮人事变革呢?只能等待时间来告诉我们。

多事之秋频“踩雷”,多项业务发生危机

人保集团整体革新的同时,我们也发现公司一些业务频繁踩雷,譬如信用保证保险业务。

今年以来,人保财险加大了对信用保证险业务的管理,信保业务规模继续收缩。然而,围绕信用保证险,人保财险却接连遭遇波折,频频“踩雷”。

2020年前五个月信用保证保险亏损达92亿,高出去年80个亿。6月中旬,人保财险又与昔日合作方玖富数科因技术服务费争议互起诉讼,涉案金额约为23亿元,信保业务成为双方起争议的源头。

祸不单行,当月,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假黄金质押事件又将人保财险推至“风口浪尖”。

除了人保财险外,人保资产“踩雷”方正债券,旗下多只基金饱受牵连,甚至遭遇清盘。

而人保集团另一收入保障——大寿险板块,虽然在2018年顺利走上大个险和续期拉动的转型之路,但人保寿险资历浅,底子弱,在其他同行加大投入面前捉襟见肘。市场占有率方面,近三年来持续下滑。据年报披露数据,2017年至2019年,人保寿险的市占率分别为4.1%、3.6%、3.3%。

业绩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提高,经营合规方面也受到了监督。我们注意到,人保寿险接到了银保监会今年给出的首张罚单。今年3月,因存在欺骗投保人、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保险费率、提供及编制虚假报告资料等违规行为,人保寿险总公司、6家电销中心及15名相关责任人共计被罚款338万元,也成为银保监会成立以来给保险机构开出的最大罚单。

此前,人保集团曾在2019年年度业绩推介材料中提及,2020年要提质降本增效,提升盈利能力,严格规守底线,提升风险防控能力,加强对融资性保证险的风险管理等。如今,频繁踩雷的现状说明公司的风控能力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和提高。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财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