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保险集团(01339.HK)

中国人保多事之秋:旗下子公司屡陷纠纷 舵手辞别中兴谁解?

时间:20-07-24 14:35    来源:和讯

文/丁当五二八

作为共和国保险业“长子”,中国人保(601319,股吧)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便开始为保险行业培养人才、贡献技术。其旗下的子公司人保财险,更是在财险市场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然而,随着2020年步入下半阙,中国人保却过得并不顺心,甚至是有些糟心。

被传将关停助贷险部门、与玖富反目成仇争夺23亿服务费、卷入武汉金凰黄金造假案和腾讯老干妈广告费争端……纵观2020年上半年,人保集团的王牌子公司人保财险,不是在踩雷,就是在踩雷的路上。

风险管理,这本应是保险行业的核心竞争力,但在财险老大哥身上,却没有得到良好体现。叠加保费数据来看,人保财险上半年保费收入2456.39亿元,同比增长4.38%,继续在“老三家”中垫底。

财险板块之外,人保集团旗下的其他子公司的处境也难言乐观。寿险子公司方面,人保寿险上半年实现保费收入672亿元,同比下滑5%;资管子公司方面,人保资产因踩雷方正债券,旗下多只基金面临清盘。

同时,随着董事长缪建民离去,中国人保的高管层再次出现了空缺,近年来频繁调整的人事变动,也仍在持续。屋漏偏逢连夜雨,多年来只靠财险“一条腿”走路的中国人保,在经历了上半年的“扫雷之旅”后,究竟会走向何方?

与“雷”共舞:

子公司风险管理能力堪忧

作为财险领域的龙头老大,人保财险在行业中的规模、成本和服务优势都十分明显,对集团的贡献也是不言而喻:长期以来,财险板块贡献了人保集团九成以上的利润。

然而,2016年商车费改后,人保集团在车险、农险等传统强势领域的市场份额和利润空间,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挤压,业务转型的需求随之变得愈发迫切。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9年起,人保财险开始大力发展信用保证保险等创新险种,其信用保证险保费收入同比近乎翻倍。

信保业务保费收入快速增长,却没有给人保财险带来更多的利润。数据显示,2019年,人保财险信用保证险的承保利润为-28.84亿元,净赔付支出高达70.72亿元,综合成本率也从96.9%攀升至121.7%。

与此同时,过度追求保费数据,给人保财险的风险管理能力也带来了较大的挑战。这些风险因素最终在2020上半年,逐一暴露在了公众视野当中。

5月,人保财险被传出将关停助贷险部门。此后,尽管人保财险方面对相关传言予以否认,但很快其便因信保业务,卷入了与玖富的法律诉讼。据业内人士推测,人保财险与玖富之所以会出现高达23亿元的服务费纠纷,或许是由于双方此前进行过类似“抽屉协议”的私下约定。

6月,武汉金凰珠宝百亿黄金造假案被曝光,多家信托公司索赔。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因参与提供保单增信,身陷风口浪尖之上。根据财新报道的数据,截至2020年6月11日,仍有未到期的有效保单和涉诉保单60笔,保险金额229.4亿元,涉及贷款160.65亿元。

7月,腾讯状告老干妈追讨广告费,对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查封老干妈1624万财产。此后,案件出现反转,腾讯方面被指财产保全错误,人保财险又因承保了该案的“诉责险”,牵扯其中。

纵观2020上半年,人保集团的王牌子公司人保财险,不是在踩雷,就是在踩雷的路上。从保费数据看,人保财险上半年的保费收入为2456.39亿元,虽然同比增长4.38%,但在“老三家”中继续排名垫底。

而除了财险板块外,集团旗下的其他子公司的处境也不乐观。寿险子公司方面,人保寿险上半年保费收入672亿,同比下滑5%。

资管子公司方面,人保资产因踩雷方正债券,旗下多只基金面临清盘,同时资产规模急剧下滑。Wind数据显示,一季末,人保资产公募基金资产规模为148亿,在140家基金管理人中排名89位,较年初的224亿缩减了三分之一。

中兴待解:

缪建民之后谁可担当重任?

与经营层面窘境相呼应的,是中国人保密集的人事变动。这一现象在2019年尤为明显。

具体来看,2019年2月,人保集团党委委员、副总裁谢一群获委任为人保财险党委书记,后续出任总裁,原人保财险总裁林智勇任人保集团业务总监。此后不久,人保健康监事长董清秀出任人保投控党委书记、总裁,接替此前因受贿被查的刘虹。

5月,人保集团原副总裁盛和泰调任国寿集团副总裁。8月,中国人寿原副总裁肖建友又调任人保集团副总裁。9月,人保健康原总裁宋福兴到龄退休,原人保财险执行董事、副总裁华山接替宋福兴出任人保健康新任总裁。

10月,人保集团原监事长林帆到龄退休,原中国进出口银行原副行长黄良波接任。11月,中国太平财险总裁于泽调任人保集团副总裁;同月,人保资产原党委书记、总裁王颢转任人保资本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总裁,而人保资本原党委书记、总裁曾北川则转掌人保资产。

频繁的人事调动也持续到了今年。2020年初,人保集团原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唐志刚也调至中国信保担任监事长。3月,人保集团非执行董事及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华日新因年龄原因,辞任相关职务。

7月10日,招商局集团官网发布消息,缪建民出任招商局集团董事长。至此,回归人保3年多的缪建民再度辞别人保。而人保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目前尚没有相关安排。

就在缪建民履新招商局集团前一日,7月9日盘后,中国人保发布公告称,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自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累计减持公司A股不超过8.84亿股,即不超过公司当前已发行股份总数的2%。以当日以A股收盘价计算,对应市值为72.93亿元。

对于减持原因,人保方面回应称,社保基金会本次减持公司A股股份的计划,是出于资产配置和投资业务需要,是其常规性投资业务安排,减持的股份是其2011年作为战略投资者在公司上市前入股的股份。

自2017年回归人保后,缪建民一方面力推“3411”工程,另一方面完成了人保集团在A股的整体上市,为人保在新时代的转型发展做出了贡献。

对于缪建民,业内人士的评价也颇为中肯,称其同时具备较高专业水准和宏观格局,属于专家型、实干型领导,在行业内并不多见。

如今,随着缪建民离去,中国人保的高管层再次出现了空缺。频繁的人事调整背后,人保集团的“3411”工程能否继续落实?缪建民之后,“中兴人保”的重任又将由谁来担当?这些问题,恐怕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