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保险集团(01339.HK)

百亿假黄金案再起风波!人保财险陕西败诉 赔偿与否仍未可知

时间:20-10-12 20:01    来源:和讯

武汉金凰“百亿假黄金案”近日迎来了最新进展。

10月1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民事裁定书显示,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对人保财险与长安国际信托的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人保财险与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原判。

但据了解,此次裁定并不涉及人保财险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仅是对债权方长安信托管辖权异议的支持。即明确本案将在陕西审理,而非湖北司法机关。

作为国内最大的黄金首饰制造商之一,金凰珠宝近年来一直以“黄金质押+保单”的模式融资。2019年下半年,金凰珠宝多个信托计划出现逾期,金融机构开始处置被质押的黄金。而在处置前的法院检测环节,这些黄金被证实为假黄金。

由于金凰珠宝对质押的黄金进行了投保,案发后,包括长安国际信托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向承保的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索赔,但都遭到了人保方面的拒绝。随着此番长安国际信托胜诉,后续的相关诉讼案件仍值得关注。据悉,被卷入本案的信托公司还包括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600816,股吧)、四川信托等。其中民生信托融资规模最高,达40亿元。

人保财险上诉遭陕西高院驳回

根据判决书显示,人保财险、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因与长安国际信托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此前民事裁定,将本案移送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人保方面表示,长安信托不享有诉权,一审法院应裁定驳回长安信托的起诉。长安信托依据PQBA4178号和PQBA4179号《财产基本险保险单》提起诉讼,但长安信托不是案涉保险合同的当事人。长安信托只是作为接受案涉保险合同履行的人,并非合同的权利主体,无权依据案涉保险合同提起诉讼。

同时,人保方面认为,案涉保险合同中的保险人仅为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人保公司不是案涉合同当事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和第三十四条规定,财产保险合同的约定管辖,当事人只能在被告住所地和保险标的物所在地中择一选择,案涉保险合同的约定管辖条款超出被告住所地和保险标的物所在地约定管辖法院,该约定管辖应属无效。长安信托不是案涉保险合同的当事人,案涉保险合同对长安信托并无约束力,长安信托无权根据他人签订的合同约定作为己方行权依据。一审裁定认定长安信托为合法有效的“受益人”,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对此,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该案为财产保险合同纠纷。长安信托作为贷款人向借款人金凰公司发放贷款,借款人金凰公司向贷款人长安信托以足金黄金出质质押,为借款还款提供担保,但黄金的质量和重量问题由人保武汉分公司作为保险人向投保人和被保险人金凰公司提供保险,金凰公司投保的单一受益人是长安信托。

长安信托作为案涉保险合同中的“单一受益人”,其以金凰公司与人保武汉分公司签订的案涉保险合同所附的《特别约定清单》中的约定管辖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本案诉讼管辖受该约定管辖约束,该约定管辖不违反法律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且不排斥约定管辖,故一审法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一审裁定驳回人保武汉分公司、人保公司对本案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并无不当。

法院还表示,人保武汉分公司、人保公司认为长安信托不是保险合同的相对人,不是保险单的受益人,但案涉保险合同的《特别约定清单》中明确约定:本保单项下涉及的保险标的是足金黄金金条,长安信托是《财产基本险保险单》项下单一受益人,约定如果保险标的黄金的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及特别约定清单约定,即视同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人对受益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人保武汉分公司、人保公司的上诉人理由不能成立。

最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人保方面的上诉,并维持原裁定。但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同时表示,人保武汉分公司、人保公司提出的长安信托对其没有诉权的问题,不属于管辖权异议审查范畴,本案不予涉及。即此次裁定并不涉及人保财险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仅是对债权方长安信托管辖权异议的支持。

人保财险风波不断

此前曾多次表态不承担赔偿责任

据其他媒体报道,截至今年6月,涉及金凰珠宝的仍有未到期有效保单和涉诉保单60笔,保险金额229.4亿元,涉及贷款160.65亿元,质押黄金标的83.03吨。

百亿损失,最终将由谁来承担责任?

事实上,假黄金案件发生后不久,为金凰珠宝承保的人保财险便陷入了舆论当中。不过,对于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一事,人保方面一直坚称,公司不需要承担责任。

6月,人保方面表示,目前被保险人武汉金凰并未向人保财险提出任何保险索赔。同时,信托公司等机构提出保险索赔,不符合保险合同约定。

8月份,中国人保(601319,股吧)副总裁谢一群在回答提问时表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武汉金凰以虚假的黄金投保,涉嫌保险诈骗等刑事犯罪,目前公安机关已立案,并正在对案件开展刑事侦查。武汉金凰以虚假黄金投保,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之内,根据合同法、保险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保险合同是无效或者可以撤销的,应予以解除,公司也不承担赔付的责任。

随着此番长安国际信托胜诉,后续的相关诉讼案件仍值得关注。据了解,被卷入本案的信托公司除长安国际信托外,还包括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等。其中民生信托融资规模最高,达40亿元。

今年以来,人保集团的王牌子公司人保财险屡屡踩雷。除陷入武汉金凰百亿黄金造假案外,5月份,人保财险还被传出将关停助贷险部门。此后,又因信保业务,卷入了与玖富的法律诉讼。据业内人士推测,人保财险与玖富之所以会出现高达23亿元的服务费纠纷,或许是由于双方此前进行过类似“抽屉协议”的私下约定。

7月,腾讯状告老干妈追讨广告费,对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查封老干妈1624万财产。此后,案件出现反转,腾讯方面被指财产保全错误,人保财险又因承保了该案的“诉责险”,牵扯其中。

同样在7月,人保集团原董事长缪建民调任招商局集团。此后,集团董事长一职空缺至9月,直至原中国太平保险集团董事长罗熹履新集团董事长。

频繁的人事变动叠加旗下子公司屡屡踩雷,只靠财险“一条腿”走路的中国人保,在新帅罗熹的带领下能否延续“共和国保险业长子”的荣光,需要时间来进行检验。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